> 健康医药 > 医药推广 >

同花顺财经

2018-08-02 13:51

  

同花顺财经

长生生物疫苗造假事件引爆舆论,A股疫苗行业乃至医药行业遭到资本捧杀,周一(7月23日)疫苗概念股集体杀跌,长生生物午后再度一字跌停,造假事件曝光以来已连续6个跌停。

  前有药神,后有疫苗造假!这个夏天,中国的医药行业迎来舆论寒冬。那么中国的医药企业到底“差”在哪里?是研发能力弱?还是监管缺失?对此,

同花顺财经

剖析A股医药企业怪象,到底我们的医药企业“差”哪里。

  

同花顺财经

发现,A股医药企业均存在重销售、轻研发的现象。2017年医药行业年报数据显示,A股医药行业上市公司近300家,其中销售费用/营业总收入平均占比约为21.32%,而研发费用/营业总收入平均占比约为4.83%,如此相差甚多的两组数据足以说明A股医药企业的“通病”。

  本期

同花顺财经

深度剖析A股上市药企济川药业,从公司的销售费用、研发支出、市场推广费用等管中窥豹,寻找中国医药企业的“症结”。

  济川药业,公司全名为湖北济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2013年公司借壳洪城股份A股上市。济川药业是一家集药品研发、生产和销售为一体的大型制药企业,公司产品线主要围绕儿科、呼吸、消化等领域,主要产品为蒲地蓝消炎口服液、雷贝拉唑钠肠溶胶囊、小儿豉翘清热颗粒等。据悉,济川药业在中国制药工业企业中排名约在30名左右。截止7月23日收盘,A股医药行业总市值排行中,济川药业总市值406亿元,排名第22位。

  济川药业销售费用为研发费用16倍 营销团队3000人研发团队370人

  翻阅济川药业2017年年报,公司总营业收入56.42亿元同比增长20.61%,扣非净利润11.54亿元同比增长28%。对于业绩的增长,公司称主要因为报告期蒲地蓝消炎口服液、雷贝拉唑钠肠溶胶囊、小儿豉翘清热颗粒等产品销售收入持续增长,并且公司进一步解释2017年公司销售费用、管理费用、财务费用增长得到有效控制也是净利增长的主要原因之一。

  那么公司表述的销售费用等得到有效控制的真实情况如何呢?

  数据显示,济川药业2017年销售费用为29.41亿元,占总营收比例高达52.12%。翻看历史数据,济川药业2016年销售费用为25.07亿元,占总营收比例高达53.59%;2015年销售费用为20.45亿元,占总营收比例高达54.27%。对于公司表述的有效控制,2018年第一季度济川药业销售费用就高达11.08亿元,同比大幅增长45%。

  可见,济川药业销售费用呈现连年递增态势,那么与此相对的研发费用情况如何呢?数据显示,2017年济川药业研发支出费用为1.95亿元,占总营收比例为3.46%;2016年研发支出费用为1.45亿元,占总营收比例为3.11%;2015年研发支出1.27亿元,占总营收比例为3.37%。

  从济川药业近三年的财务数据可知,平均销售费用为研发费用的16倍。

  据悉,济川药业销售模式为以专业化学术推广为主、渠道分销为辅,主要包括线下推广会议、参与各省药品招标、OTC 管理团队终端动销等,公司营销团队达3000 人。反观济川药业研发投入情况,2017年公司研发支出仅1.95亿元,研发人员仅有370人。同时,具体到相关产品研发费用方面,数据显示,济川药业2017年投入到五种产品左乙拉西坦注射液、WBYF-001、养阴清胃颗粒、西他沙星原料及细粒剂、注射用雷贝拉唑的研发费用仅逾6348.16万亿,不足亿元。

  30亿元的销售费用,2亿元的研发费用;3000人的营销团队,370人的研发团队……足以说明济川药业“重销售轻研发”。

  市场推广费高达15亿 业内人士:学术推广多数是变相行贿

  济川药业近30亿元的销售费用到底花在了哪里?

  济川药业披露的仅市场推广费一项就高达15.39亿元,其中差旅费为7.61亿元,两项费用就占总销售费用的78%。据公司披露可知,所谓的市场推广费主要是公司组织学术会议活动及评价活动产生的费用。

  对于药企所谓的学术推广,业内人士分析称药企召开学术会议邀请的一般是医生、经销商等客户单位,金额超高的推广费最终都将以礼品、旅游服务、代金卡甚至是现金的形式回馈给客户方。国际制药业巨头葛兰素史克涉嫌在华行贿门曾引发了药企学术会议费的争议,也掀开了药企通过会议营销的方式直接或变相行贿的灰色路径。有行业人士表示,很多药企学术推广根本不是推广产品的,就是变相的贿赂客户方。

  在济川药业披露的销售模式中,OTC管理团队终端动销也是公司产品销售重要部分而终端医药代表也处在行贿的边缘区域。一位在医药市场浸染多年的医药代表曾对外表示,药企通常都会在各省会、地级市设有办事处,办事处再派医药代表去当地谈业务。但不论是哪种医药代表,都要给回扣,说到底就是行贿。但如果东窗事发,医生可能会被停职,医药代表会被开除,而且医药公司肯定说是个人行为。这就是这个行业的潜规则。

  早在2012年5月,济川药业子公司济源医药因其业务员的商业违规行为,被池州市工商局处以1.5万元的罚款。该违规行为系业务员的个人行为,因违反公司制度,公司已将其开除。

  针对济川药业强调的“业务员个人行为”,工商局工作人员称:“这是不可能的,肯定查的是公司,因为这是公司的行为,不是个人的行为,查业务员是没有法律依据的。业务员是代表公司的形象,他行使的权利肯定是公司授权的,这是公司内部管理的问题。”

  同时,有产品使用者在网络中吐槽,济川药业的拳头产品蒲地蓝药店零售单价过高,有部分网友调侃称蒲地蓝口服液卖得比牛奶都贵,就几味普通药……

同花顺财经

相关文章推荐
精华回答
热门观点 更多>>
第四届肿瘤基础和转化医学前沿国际研讨会
中大南方学院新开医学前沿专业 未来将成立相
科技进步二等奖·医学前沿华山医院十年系统研
北京大学口腔医学院院长郭传斌教授接受人民网
国内外专家教授将亲诊,将医学前沿科技应用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