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健康医药 > 医学前沿 >

整形医生尹宏宇:卸下八大处的悲喜之后

2018-09-19 16:40

整形医生尹宏宇:卸下八大处的悲喜之后

第一次见到尹宏宇医生,是在北京暮色四合的夜里。大概晚八点,他带着助理从医院赶过来,因为处理工作上的事情,比约定汇合的时间迟到了一点。

打过招呼后,他留下助理和我们对接第二天的行程,独自一人走在前面,显得比较疏离。

助理说他今晚家里有事,就带我们在附近简单用餐。结果坐上饭桌聊起工作来,尹医生一改之前话不多的状态,边吃边聊,直到快十点,才结束回家。

在之后的三天接触里,我们发现,尹医生这种“因为高度沉浸而超出预计时间”的状态就是他的常态。

引:所谓沉浸,在心理学上的解释是:个人精神完全投注于某种活动的感觉被定义为心流,心流产生时同时会有高度的兴奋及充实感。

01

第二天尹医生到办公室时,好几个客人已经在医院等着他了,有的已经换好手术服准备做手术,有的从外省赶过来连行李箱都没来得及放,还有从美国回来休暑假、被妈妈陪着的小姑娘。

尹医生换好白大褂,和前夜略显随意的爷们儿形象大相径庭。他神情温和,重复且耐心地教坐在自己面前的不同姑娘应该怎么配合他,不断调整座椅,让自己的视线和客人的脸平行。他会先简单地询问客人的工作、年龄、对手术的诉求,然后从面部美学谈起,结合客人的基础,曲尽其祥地把手术原理、可达到的术后效果、他的美学理念全盘讲给客人听。

尹医生面诊一次,起码40分钟以上,大概是其他医生的3倍,详细程度堪称一堂整形课。但奇怪的是,他能一边画着示意图一边把原理讲得通俗易懂,间或开个小玩笑,即使快一个小时的面诊,客人们都听得下去。

当天尹医生几乎一整天的时间都被面诊的客人排满,中间本来预留了一个半小时做一台双眼皮修复,结果因为姑娘眼球凸度不一样,术前他再三用游标卡尺确认划线的准确度,手术中也更为细心地比较两眼双眼皮的宽度是否一致,一台手术做完,大大超过预计的时间。

临到一天的工作快要结束时,赶过来一个老客人,他停下下班的准备,像朋友一样和姑娘聊了很久。又是披着夜色下班的一天。

02

我们问他是不是每天都不能按照计划下班,他哈哈一笑答道:“几乎是的。”

说起自己有点超负荷的工作,尹医生略带戏谑的说:“我就是拼命三郎,以前在八大处的时候,他们就给我起外号叫门诊三剑客。”他说他本来是很有文体天赋的一个人,结果考上协和医大的研究生后,就开始了苦行僧一样的生活。

他完全沉浸在学习中,这也使他在学术上形成了极其完整的理论系统。

读大学时,他是学校文体界的一把好手,唱歌和体育他都擅长,不仅参加学校的歌唱比赛,还是体育部的部长、足球队队长,喜欢摄影和绘画。但读了研究生,他完全放弃了娱乐,生活只剩下学习学习再学习。每天就是医院、实验室和图书馆三点一线,一晃就是六七年艰辛的研究生求学之路。

他说现在有句玩笑话叫“学习使我快乐”,但这句话对他来说就是真实写照。

回忆起考博这段经历,尹医生和我们分享了一件有趣的事。他说当年由于跨专业考试,考博第一年没考上,作为东北人的父亲请了当地很有名望的大仙来给他算了一卦。大仙说他再考一年还是名落孙山,他当时就跟大仙急了,因为这句莫名其妙的否定开始赌气,非要再考一年。父亲拗不过他,卖了房子也供他继续求学。结果第二年真的考上了协和整形外科博士。

尹医生大学毕业后,先完成了三年的协和医大口腔颌面外科硕士阶段学习,而后跨专业考上了协和医大整形外科专业。出于对整形外科的喜爱决定由口腔专业跨度到临床专业,这一更改改变了他的一生。经过两个专业的不断考试,不但陆续通过了口腔和临床的执业医师考试,拥有了口腔颌面外科和整形外科双重专业技术资格,这是颅颌面外科医生所需的最佳背景,目前全国仅有尹宏宇医生一人。没曾想如此一来却推迟了尹医生评职称的进度,早该是副高职称的他至今仍然是主治医师,但他却是名副其实的技术高超、经验丰富的高年资老主治。

考研经历让尹医生意识到:作为白羊座的他像打不死的小强,倔强乐观又有点冲动。这样的个性既成就了他,也为他此后的人生埋下了隐患。

03

尹医生的求学之路到32岁才结束,博士毕业后他顺利进入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即八大处整形医院)。在中国整形界的圣地,他不仅游刃有余,还成为众多本院职工一致向自己的亲朋好友推荐做整形美容手术的人选。即使在平均水平如此之高的八大处整形医院,他也是佼佼者。

没有,尹大夫在八大处时就跟现在一样,什么都跟我讲得清清楚楚,我找他做任何手术都安安心心。

在随同尹医生工作的第三天,我们遇到了一位跟随他三四年的客人。这位姑娘今年被外派到国外工作,趁着休假回国,第一件事就是过来找尹医生做玻尿酸填充。被问道尹医生在公立医院时和现在的状态是否有差别时,姑娘思肘片刻说:“”

说来奇怪,在八大处整形医院任职期间的尹医生并没有大家对公立医院医生冠以的刻板标签:冷漠、话少、清高......这些他统统没有。但他与八大处分道扬镳的事,在网络上被传的“神乎其神”,好几种版本的故事都在指向“尹宏宇技术不行人品也不行”这个结论。

当我们试探性地向他启齿问这件事时,本以为他会忿忿不平地为自己辩解,或者对这件事避而不谈。但出乎意料的是,他笑了笑,轻描淡写地说:“这事发生时,我确实很难过,我性子急躁,又有点冲动,外科医生嘛都有点小脾气,得罪过人。但没过多久我心态就转变过来了,我是打不死的小强嘛。”说完,他又笑了笑。

“性子急躁可以理解为大局观不够么?”我们追问。他低下头想了想说:“算是吧。其实我还是挺传统的一个人, 以前在八大处的时候,心里有安全感,觉得自己在组织里。现在我又签了北京的一家三甲医院,过段时间就要过去上班了。”

回想起三天围观尹医生手术和他与客人接触的场景,泛上心头的还是一个沉浸且精于技术、因为自己让他人变好而感到快乐的、简单的人。

04

尹医生对未来的计划很明确。他说他的风格是学术派,喜欢琢磨,到三甲医院上班后,他会进一步开展学术研究,请课题,写文章,坚持搞发明,申请专利,多为学术做点贡献;然后发挥各种美容类软组织手术的优势,在擅长的颅颌面领域多开展轮廓整形和牙颌面畸形等大型骨组织的手术,体现出专业整形外科医生的真正实力和综合全面的技术水平。

“我现在几乎没有业余生活,闲下来的时候就处理网络咨询的问题,或者授课、大会发言、发明研究、课题、文章等。每天凌晨一两点躺在床上还要继续做这些事情,经常不知不觉中睡着了,又被操作中滑落的手机砸醒。”尹医生自嘲道。

你要学习多少东西才能使自己免于无知,你要怎样自省才能在医治过千万个病人后,使自己免于职业性的冷漠和麻木。

作家张晓风曾经为医学生写过这样一段话:尹医生在做了10余年医学生、10余年医生后,依然保持着这种终日沉浸而享受工作、相信未来可期的状态,对一个医生来说,真的难能可贵。

过了不惑之年,又经历过人生起伏,尹宏宇甩掉了所有的包袱,仅带着医者的良心,重新上路。

相关文章推荐
精华回答
热门观点 更多>>
<strong>海之源健康产业集团应邀参加中国慢性病防治高</strong>
<strong>整形医生尹宏宇:卸下八大处的悲喜之后</strong>
[财经]981健康集团:接轨前沿医学技术,助力
世界一流生命医学学科必须加强前沿交叉研究
碧雅威国际医院(Piyavate International Ho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