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健康在线zgjkol.com > 健康医药 > 医改聚焦 >

聚焦医改“老大难”问题

2018-06-13 12:10

聚焦医改“老大难”问题

何富成 插图

聚焦医改“老大难”问题

何富成 插图

  近年来,宁夏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啃下了哪些“硬骨头”?群众关心的那些“老大难”问题该怎样解决?自治区人大常委会聚焦宁夏医改工作,进行深入调研,并在自治区十一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三次会议上听取和审议了《关于自治区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工作情况的报告》,对我区医疗卫生体制改革进展情况进行了专题询问。

  基层能力薄弱、院长权力过大、医院变相增加患者负担——

宁夏“医改”怎么啃下“硬骨头”

  带着群众期盼,自治区十一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三次会议召开联组会议,针对全区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工作开展专题询问。十位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委员、自治区人大代表结合调研中了解的情况提问,直击医改中群众关心的热点、难点问题。

  一问一答间,聚焦难题,汇聚民智,也亮出了宁夏攻坚克难持续深入推进医改的信心和决心。

  一问 医改数年,政策如何保证可持续性

  “从改革初期的基层医疗机构改革、县级公立医院改革、城市公立医院改革,到去年宁夏被国务院确立为全国综合医改试点省区,一路走来,医改不断推进,层级不断提高。近一年多来,自治区政府层面出台了一系列的配套政策。这些改革政策是否能与前几年医改政策有很好的衔接,以政策的连续性保证医改工作的可持续性?”何建国委员首先发问。

  “在前两轮医改基础上,我们加快推进政府购买服务,建立完善了基本医药制度,加快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建设,在全国率先实现了药品‘三统一’,在银川市、盐池县开展公立医院试点的基础上,县级以上公立医院改革全面推开……这些工作是‘立柱架梁’,基本形成了医改制度框架。2016年国务院医改办确定我区为第二批省级综合医改试点,在建立现代医院管理、分级诊疗、药品集中采购、医疗保障、基层能力和医疗服务体系建设等方面试点创新,出台了一系列综合医改配套文件,构建起‘13+1’省级综合医改框架体系,强化顶层设计,则是从整体上谋篇布局,使推进医改的思路更加明确、架构更加完善、路径更加清晰。”自治区副主席马力代表自治区人民政府郑重作答。

  二问 如何为基层医疗能力薄弱“开处方”

  一边是基层医疗卫生机构门可罗雀,一边是城市公立医院特别是大型综合医院人满为患。曹国建委员问,自治区政府及相关部门通过哪些具体措施提升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能力,缓解老百姓“看病难”?

  “必须对症下药,多措并举。”自治区卫生计生委主任马秀珍说,近年来,自治区卫生计生委全面实施基层医疗卫生服务能力提升工程,一方面着力提升基层卫生服务能力,累计投入3.27亿元,完成127所社区卫生服务站建设,新、改、扩建249所乡镇卫生院,在基层开展“群众满意基层卫生服务机构”创建活动,在全国率先建立农村基层远程会诊系统;另一方面全面建立新型医疗卫生联合体,同时通过落实职称晋升“凡晋必下”制度,实施“千名医师下基层”活动,积极引导城市优质医疗资源下沉;通过“订单定向招聘”方式,为乡镇卫生院在编人员发放生活补贴,放宽基层卫生专业技术人员高级职称评审条件等,鼓励医疗人才到基层服务。目前全区新补充大专村医1677名,全区大专以上学历乡村医生占74.3%。通过各项重点工作和措施的落实,全区基层医疗卫生服务能力和水平得到有效提升,群众对基层医疗卫生服务的信任感进一步增强。

  “今年上半年,全区三级医院住院人数首次出现下降,同比减少9464人次,与此同时,二级医院同比增加12755人次,乡镇卫生院门诊诊疗人次较去年同期上涨11.5%,县域内就诊率达到84%,越来越多的群众享受到了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便利优质医疗健康服务。”马秀珍说。

  三问 如何灭掉药价“虚火”

  医改的一项重要内容就是取消公立医院药品加成,实现药品零差率销售,2016年底,我区在所有公立医院已经实行取消药品加成。“但据我们了解,目前在药品生产流通中仍存在部分药价虚高问题,下一步我们将采取哪些有效措施解决这个问题?”刘荣光委员问。

  对此,自治区医改办专职副主任刘秀丽表示,长期以来,药品价格虚高,从出厂到医院使用时,有的药价高于成本几倍、几十倍甚至上百倍。对此,宁夏采取集中招标采购方式压缩了生产厂家的加价空间,在医院取消药品加成的同时,规定医院药品占总收入的30%左右,破除了“以药养医”困局。

  但是,祛除药价“虚火”最难的是在流通环节。

  刘秀丽表示,下一步,自治区医改办将着力在流通领域开展多项重点工作:一是采取价格监测,每半年对我区公立医院药品集中采购指导价格,实施一次价格监测,与全国各省药品集中采购价格进行比对,动态调整我区指导药品价格,使我区公立医院药品集中采购价格保持在合理水平。二是大力推进公立医院药品采购“两票制”工作,不断深化药品流通领域改革,减少中间环节,降低虚高价格,规范药品流通秩序,保障药品供应。力争到2018年底,我区公立医院药品集中采购均实现“两票制”管理。

  “此外,我们还将开展公立医院药品采购二次议价。通过允许并鼓励各级卫生计生行政部门、各类医疗联合体、公立医院与药品生产经营企业进行二次议价谈判,议定价格低于我区药品集中采购药品指导价的,可在当地所有公立医院、本医疗联合体,或者本医院执行。”刘秀丽说。

  四问 医院院长权力“任性”谁来管

  公立医院改革是医改的重中之重,然而,目前经过几轮医改,公立医院的服务质量和服务水平距离改革要求和老百姓的愿望还有很大差距。

  “近年来,几所公立医院的行政一把手涉嫌违法案件被曝光,老百姓对此议论纷纷:这些院长为什么热衷于买设备、搞基建、任干部,是不是他们的权力过大?如果这些院长把精力和心思放在提高医院服务质量和水平上,是不是公立医院发展会更好呢?请问卫生行政部门下一步如何通过建立机制加强对公立医院行政一把手的监管?”潘景林委员抛出了一个犀利的问题。

相关文章推荐
精华回答
热门观点 更多>>
医学前沿:新型化合物或可抑制宫颈癌
医学前沿:大脑储存记忆准确位置获证
聚焦康复健康医学前沿领域首届上海崇明康复健
<strong>医学前沿:久坐不仅伤身体而且伤大脑</strong>
老中医教你10个不花钱养肾妙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