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健康在线zgjkol.com > 健康医药 > 药物研发 >

周虹:药+互联网 服务医+患

2018-06-13 12:11

1528859631(1)

吉利德中国信息技术部总监周虹

以下为周虹在首届Medlink峰会上的演讲全文:

谢谢主持人,各位尊敬的来宾,大家下午好!

我分享的主题是“药+互联网 服务医生和患者”。首先介绍一下吉利德。吉利德进入中国市场的时间相对比较晚,我们其实是在2016年年底才正式开始在中国市场进行商业运营,在中国市场是相对来说比较新的公司。从全球的角度来说,在全球十大制药公司里面,吉利德也是比较年轻的,去年我们刚刚过了30岁的生日。

吉利德是一家以研发为基础的生物制药公司,致力于探索、研发和销售创新药物。业界一直以“生物制药界的苹果公司”来看待吉利德。其他全球十大制药公司大部分平均员工在6-7万人左右,甚至更多,吉利德只有1万人。我们自己基本上不做生产,大概有6000人是集中在研发领域,可以看出吉利德在医药研发方面投入的努力。

吉利德现在的业务遍布全球六大洲、35个国家,目前上市的产品约有25个。回顾吉利德31年的历史,你会发现我们几乎每年都会有新药推出。吉利德2017年净销售额为256.62亿美元,在全球十大医药公司排名第8,净利润达116.54亿美元,是全球利润额最高的跨国药企之一。2017年我们投入了37亿美金用于新药的研发。除了吉利德目前主要聚焦的包括丙肝、乙肝、艾滋病等领域外,去年9月份我们花119亿美元收购了一家叫做Kite的治疗肿瘤的公司。它拥有第四代治疗肿瘤的CAR-T疗法。在肿瘤领域,最基础的治疗方式是我们熟知的放化疗,接下来是靶向治疗,然后就是现在最火的免疫肿瘤。Kite所拥有的CAR-T细胞疗法其实是肿瘤治疗的未来。

吉利德是一家非常重视社会责任感的公司,我们是去年财富杂志全球排名第7的最受尊敬的医药公司。2017年我们在全球的可及性项目,使发展中国家超过1100万名的患者受益于吉利德的药品。

谈到吉利德不得不说说索菲布韦,索菲布韦作为一个能够控制和治愈丙肝的产品,被誉为当代公共卫生领域最伟大的发明之一,让丙肝病毒从发现到治愈的过程少于仅仅30年,这在其他的治疗领域几乎是不可思议的。

2016年,美国临床医学最高的奖项授予了Ralf Bartenschlager, Charles Rice和Michael Sofia这三位为索菲布韦研发做出巨大贡献的科学家。在早期研发索菲布韦的时候,最难的是解决RNA病毒复制的问题,只要脱离了人体以后,丙肝病毒很难在实验室环境下复制。要研制一个抗病毒药,首先要能够生成这个病毒,然后才能去探索化合物对这个病毒是不是有效。Rice博士在1997年的时候,首先找到了丙肝病毒RNA的“共有序列”。1999年来自于德国的Bartenschelager博士对“共有序列”进一步删减,从而找到了首个能让丙肝病毒高效复制的细胞系。从而使药物研发人员终于有了能够用来筛选丙肝药物的工具。经过十几年的努力,2013年在Sofia博士的领导下,研制出以索菲布韦化合物为基础的一系列丙肝的治疗药物。实际上,索菲布韦这个化合物的名字也正是以Sofia博士的姓命名的。

说到吉利德进入中国,去年9月份,中国CFDA批准了索华迪在中国市场的上市,索华迪也成为吉利德进入中国市场的第一个药物。非常巧的是,就在今天上午,CFDA刚刚批准了吉利德中国的第二个产品,也是一个在丙肝治疗领域非常重大的产品,俗称“吉三代”,我们公司取了一个非常接地气,非常好记的中文名字,叫“丙通沙”。这个产品上午才刚刚通过CFDA的批准,不管患者是否肝硬化,不管是1-6任何基因型的丙肝病毒,都能够在12周的时间内得到有效的控制和清除。

今天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的医药市场正在发生一个非常深刻的转变,已经不像是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前缺医少药的状况。今天的患者需要的不仅仅是药品,而是覆盖了从最初的疾病预防到中期的诊断,到医生提供治疗,一直到最后的用药依从性直至康复的全过程服务。相信每个人都看过病,任何一家三甲医院从早上6点到10点都是人满为患的。怎么能够通过一些互联网技术让诊断的过程变的更加精准快捷,让挂号问诊更简单,让治疗更加个性化,能够根据每个患者所特有的独特性制定治疗方案,从而提高治疗的效果,这些需求变成今天摆在医药行业面前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

在吉利德来说,我们理解的全流程疾病管理主要涵盖三个阶段:包括诊前、诊中、诊后。诊前顾名思义就是怎样通过互联网的技术很好地开展患教的活动,让患者对疾病有一些基本的了解,怎么通过线上轻问诊的平台,为患者提供无边界的、快速的服务。很多人有胃痛的经验,可是你是餐前痛还是餐后痛,疼痛到什么程度,都是不一样的。它有可能是胃病,也有可能是十二指肠的问题。这些问题可能作为一个普通的患者是没有办法了解的。怎么通过互联网的方式让他在相应的地方能查到正确的信息,当他有问题的时候,他有一个渠道去提出这样的问题,能够得到可靠的回答,这是在诊前的过程需要做的一些工作。

到诊中的过程又包括几个层面:第一,现在检测的手段,从丙肝的领域来说,因为丙肝在一个很长的过程中,即使感染了丙肝病毒,本人未必有感觉,可能并不知道自己得了丙肝。怎么样可以有一个更准确快捷的方法去检测出丙肝疾病?有没有一个设备,比如我可能只要取一点点指尖血,把试纸插进去等10分钟就知道有没有感染HCV的病毒,RNA病毒载量等等,这可能是将来靠技术能够更好的解决的一个问题。

第二,在诊中这个过程,张总也提到,整个中国有超过99万家不同级别的提供医疗服务的提供方。个人也好,团体也好,赤脚医生也好,在这99万家医疗机构里怎么保证对同样一个疾病,大家都能用最规范、最有效的方式治疗这个疾病?三甲医院和乡镇卫生院,今天来说治疗的方法可能完全不一样。怎么样把最先进的治疗理念,传递给乡镇医院卫生所的医生?一方面有这样的平台给他们提供再教育的可能性,另外一方面能不能通过一些技术,为他提供类似于IBM Watson一样的平台,当你把病人的一些基本信息输入进去,他会给你提供第二指导意见,让医生有机会去找到和验证更合理、更有效的治疗方式,这是我们通过技术可以实现的目标。

诊后的阶段,首先是可及性,我们怎么保证每个人都能用的起好药?然后是依从性,我们怎么保证每个人都可以按照医嘱要求的方式在吃药。举个简单的例子,每个医药公司都做过调研,在指南里面对于不同的疾病,特别是慢性病有要求连续的服药周期,比如说12个月或者24个月。可是,基本上现在调查的结果,很多病人不能够完全在指南要求下按时服药。当然也会有很多原因,有可能因为价格的原因、副反应的原因,完全不知道要服用这么长时间的原因等等的问题。我们作为一个药企,是希望我们研发出来的药更好的服务于患者,治好患者的疾病,我们怎么知道患者按照最佳的治疗方案在服药从而保证疗效?这是现在所有的医药公司都碰到的问题。随着科技的发展,物联网技术的创新,我们将来是不是有办法当患者打开药瓶的时候就能知道,如果他没有按时打开药瓶,我们可以通过微信、短信的方式给他提醒,这些都是我们通过创新的技术,通过互联网的技术可以实现的。

相关文章推荐
精华回答
热门观点 更多>>
医学前沿:新型化合物或可抑制宫颈癌
医学前沿:大脑储存记忆准确位置获证
聚焦康复健康医学前沿领域首届上海崇明康复健
<strong>医学前沿:久坐不仅伤身体而且伤大脑</strong>
老中医教你10个不花钱养肾妙招